第三版 封面
正文
我的家鄉

職場隨感      南益電腦 小潘

     我的家鄉在一望無際的皖北平原,方圓幾百里都見不到山。有的只是春天田野肆意的暖風;夏天風吹麥浪的美景;秋天遍地金黃的莊稼;冬天在厚厚的雪被下入睡的翠綠麥苗。生于廝,長于廝,從這片平原里走出來的人:男人個性耿直,女人善良、賢惠。而這片土地上經歷千古所孕育的人文風情,就是我永遠的財富。

     走在朝氣蓬勃的五月田野小路上,三三兩兩的莊稼人會趁著難得的好天氣,到最近的集市上趕集,男人們早就把小四輪突突的發動起來,在車廂里放上幾個小凳子,小媳婦們會把干凈的衣服換上,挎著竹籃準備帶回要買的東西,老人和孩子們也早就在小凳子上坐好,回頭看著女人們鎖門。

  集市不大,但很熱鬧,人來人往,吆喝聲此起彼伏。雖然比不上大城市的眼花繚亂,但也還稱得上物品繁多,一早起床的小商販們早早的支起臺面,從穿在身上的衣服,到鍋里要用到的五香粉,從家居用的暖水瓶到農忙時要用到的木锨,所有農村人要用到的物件,都可以在這里尋到。盡管這里的商品廉價,但卻實用,穿行在小攤一字兩排擺開的街道中間,男人們可以買到他們田間勞動休息時所抽的香煙,女人們可以買到帶著小花的發卡或化妝品,而孩子們更可以在這里纏著大人買酸的直流口水的糖葫蘆和小玩具。

  集市上賣音響的店里播放的不是流行音樂,而是一些有條件的民間藝人錄制的墜子和豫劇。臺球桌子前是一幫年輕后生的面孔,他們無心留意街市上的熱鬧,因為村子里沒有臺球桌,而三三兩兩的姑娘們會拉著手一起逛街,他們和城里的女孩子們一樣,喜歡漂亮的衣服和鞋子,往往會從一個店逛到另一個店,也沒能下定決心買下哪件衣服,而她們迎面遇到同村英俊、帥氣的后生時,會羞紅著臉,趕快跑開。

  臨近中午,沒能趕回家吃飯的人們自然而然在集市上解決,小孩們好打發,幾個油煎的包子和一碗油茶就能吃飽。男人們喜歡的是三三兩兩坐到布幔搭起的棚子里,棚子里的擺設很簡單,油漆斑斕的四方桌和凳子,桌子上的竹筒里插著筷子。而棚子的門口往往是面朝街的另一面,廢鐵桶改造而成的爐灶上支著一口大鍋,里面煮得熱氣騰騰、香噴噴翻著紅辣椒的羊肉湯。老家的羊肉湯和別的地方不同,不全是羊肉,還有脆綠的大白菜和老家特有的紅薯粉絲,紅色的辣椒和綠色的白菜相互映襯,刺激著人們的腸胃。而爐灶的旁邊的案幾上,會擺著調料和碗碟,賣湯的老師傅穿著油膩膩的圍裙,帶著同樣油膩膩的套袖。麻利的把幾個搪瓷盆在桌子上一字擺開,然后均勻地在每個盆里放上調料和切碎了的蒜苗,抄起刀在案板上把剛從鍋里撈起的肉切成片,分在每個盆里,再抄起大勺把湯澆到這些盆里。撒上香菜、淋上麻油,一盆可以當菜又可以當湯的羊肉湯便成了。男人們這時候會再叫幾個小菜,一瓶啤酒,邊吃邊聊著農活上的事情。吃到最后準會叫上一盆鮮美的羊肉湯和沾著焦黃芝麻的燒餅。

  現在從一個城市飄到另一個城市的我想回家已近成一種奢望。我的家鄉一草一木,讓我在喧囂城市里冷靜下來時,無不讓我動容,那里有我最親的人,那里是我的根。